<dl id="wlinv"><menu id="wlinv"><thead id="wlinv"></thead></menu></dl><sup id="wlinv"><pre id="wlinv"></pre></sup>
<em id="wlinv"></em>
      <menuitem id="wlinv"><meter id="wlinv"><video id="wlinv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<dl id="wlinv"><ins id="wlinv"></ins></dl>

        <dl id="wlinv"></dl>
       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我要投稿 | RSS中药方rss
        中药方大全小图标
        您?#40763;?#30340;位置:首页 > 保健养生 > 抗衰防老

        √ 为什么在欧美没有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?难得好文,人人必看!

        提示: 手机抄药方--选中文字可生成二维码 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 未知


        为什么在欧美没有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?

        庭院一景,庭院裡设有舒适的桌椅,方便老人散步、休息。

        入住者的饮食,餐点虽然简单朴素,却非常美味。


        不管哪本关于社会福利的书刊,都会提到在欧洲的人权社福大国丹麦、瑞典等国,没有所谓的长期卧床的老人。


        我不禁想知道其它国家的情况,因此在学会的邀请演讲中,请教了数位来自英国、美国、澳洲的医师,他们的回答是:在我们国家,也没有长卧在床的老人。


        相对地,在日本的老人医院呢?不必我多说,长年卧病在?#30149;?#26080;法行动,正在做中心静脉注射或经肠道营养的老人不计其数。


        非常不可?#23478;椋?#26085;本的医疗水准绝对不低,甚至可?#24403;?#20854;它国家更加先进才对。


        为什么其它国家没有卧床的老人呢?


        我在瑞典找到了答案。


        2007年,我和同为医师、专攻失智症医疗的妻子一起,经由塔克曼医师的引荐,有幸拜访位于斯德哥尔摩近郊的医院及老人照护设施。


        如我们的预想,诸院所中,连一位长卧的老人都没有。不仅如此,也没有任何一位高龄患者使用胃造口或经肠道营养法。

        其原因在于,在欧美人的普遍认知里,高龄者到了临终期会自然而然失去食欲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使用经肠道营养或点滴等人工补充营养的方式为高龄者?#29992;?#20063;就是干涉他人的自然发展,反而被视为一?#26234;?#23475;人权与?#26700;?#30340;行为,更会被认为是在虐待老人。


        当地并不会在高龄者开始无法进食?#20445;?#32473;与经肠道营养或点滴,就算发生感染引起肺炎,也不会施打抗生素,仅投以内服药。


        当然也就不会有必要将患者的手?#34384;?#36215;来。


        单刀直入地说,大多数的患者在进入意识不明的长卧状态前,就自然地寿终正寝了,这样的社会不会制造出长期卧床的高龄患者。


        民族性与社会观,左右临终生活?#20998;?/span>


        ◆欧美比较好,还是日本比较好?


        高龄者的临终医疗观,是欧美比较好、还是日本比较好,无人能够下定论。


        但是,以某些状况来说,关节全都扭曲僵化、为了不要让胃造口的导管歪掉而将患者的双手绑起来……眼前所看到的高龄老人所受的种种待遇,实在很难让人感受到他们身为人类应有的尊严。


        内人和我都已留下书面文件,清楚表达我们在临终期进入无法饮食的阶段?#20445;?#22343;不愿接受胃造口等各种人工补给营养的?#29992;?#21307;疗,不仅如此,也向子女们再三耳提面命,不可因一己之私,让我俩承受无效医疗之苦。


        和国外自然寿终正寝的方式相比,日本的高龄者临终医疗,在患者已经不省人事的状态下,还要用点?#20301;?#32463;肠道营养来让肉体继续活下去,不管怎么想都太怪异了。


        ?#28304;?#24403;初在瑞典偶然发现,当地高龄者在临终阶?#25105;?#19981;会使用点?#20301;?#32463;肠道营养,为了用自己的眼睛一一确认外国的真实情况,我们夫妇踏上了旅行各国见习当地临终期医疗之旅。


        瑞典、斯德哥尔摩——生命是为了享受人生而继续


        在开始之前,想要为大家仔细介绍展开这一连串旅行的契机,也就是先前提到的位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郊区的高龄者照护机构。


        在2007年,我和先生一同前往瑞典。先生先出席欧洲人工呼吸器学会,结束后一起拜访瑞典的失智症治疗、照护院所,进行见习,则是我们这一趟的真正目的。


        到了斯德哥尔摩,透过之前在日本见过面的安妮卡·塔克曼医师,为我们引荐了几家失智症专科医疗及照护机构。


        安妮卡·塔克曼医师是老年科的专科医师,她是在1987年首度于瑞典开设记忆治疗科的失智症治疗权威。


        早发性失智症老人院—STOCKSANDGARDEN


        为了早发型失智症所开设的安养收容院,当时有二十四位患者入住。看护师数量为一人,医师则每周来访一次。


        创立两年以来,共有六位患者在此地过逝。


        一年里有三位患者因吸入性呛伤移送至医院,但都在短时间内回到安养院,在熟悉的温暖环境中离世。


        失智症是一种发展至末期会导致患者死亡的疾病,但就算到患者无法进食的状态,家属也不会用点?#20301;?#32463;肠道营养法来人工补给营养。


        老人院的日常生活非常重视散步,因此有个用围篱隔起来的大庭院,庭院里还设有桌椅。


        带领我们参观各处的职员介绍:人活着就要享受生活,经常有社工或家属在这里为了住院的患者开庆生会或各种派对。


        得到院所的邀请,我们留下和住院的患者们一同进晚餐。餐点内容有在瑞典很家常的炸鲱鱼排淋上浓稠的奶油白酱、烫熟的马铃薯、红萝卜丝等等,意外地相当简单朴素。


        但马铃薯十分香甜,说实话,吃起来的味道,比我们俩人住的北海道所产的马铃薯还好。


        还有最令人惊讶的是,餐后竟端出了啤?#21860;?#37202;精浓度仅2.5%的淡口味啤酒,只要没有酒精中毒,每天喝都没关系。


        在日本的话,怎么可能允许每天拿啤酒给年轻的早发性失智症患者饮用。


        看来瑞典人?#26579;?#30340;生活特性,也充分带入了失智症治疗的过程中,院所在最大的可能?#27573;?#37324;,尽可能减少因病痛从患者身上剥夺生活乐趣。


        活的时候尽情享受、死的时候干脆爽快,在这里见到的种种,不禁令人再度感到欧洲与日本大不相同的思考模?#20581;?/span>



        照护之家—BLOMSTER


        这是一所民间私立的照护之家。在瑞典,照护之家的医疗护理度较高,需要正式医疗协助的高龄者适合入住这类型的机构。


        不但有医师会定时?#21340;浚?#27599;一位入住者平均分配有0.12位护理师。每间房都有个人浴厕室,淋浴及盆浴设备也都齐全。


        民营的照护之家BLOMSTER,外观充满温馨的气氛。


        在这?#24605;?#20064;中,塔克曼医师非常体贴地做了各种?#25165;牛?#35753;我们能和各机构的入住者吃同样的餐点,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体验。


        这里的午餐像一般的餐厅一样,有数种不同的主餐可供选择。当然,红酒也是任君饮用地附在套餐里。


        看到瑞典这些高龄入住者,忍不住也想让日本照护机构裡的老人家们也能每天喝上一点?#21860;?/span>


        事实上日本近来也有些安养照护院所有提供酒类给入住者,但肯这样做的院所仍然少之又少。


        生命是为了享受人生而继续,真是至理名?#28020;?/span>


        ◆失智症患者也能自由散步的国家


        入住瑞典高龄者照护机构的人,除了仍能享受人生中的美食和美酒之外,还拥有可贵的自由。


        由于失智症患者会迷路,因此在散步时会有看护员随行在侧,避免发生意外。


        在机构中认识的一名八十岁女性失智症患者,每天定时都要出门散步,但固执地拒绝看护随?#23567;?/span>


        硬要阻止她单独出门的话,她会打破窗子逃出去,因此机构在?#22270;?#23646;会商之后,决定让她携带具有卫星定位功能的手机,允许她每天进行两小时的单独散步。


        在日本的相关院所中,除了那些身体硬?#30465;?#33041;子?#39592;?#26126;的患者之外,绝不允许失智症患者单独出门散步,万一发生意外,院所将遭到管理失职的诉讼。


        2007年,一位失智症男性患者(当?#26412;?#21313;一岁),家属及看护疲劳以至于不注意?#20445;?#20986;门独自行动,意外死于交通事?#30465;?/span>


        JR东海铁路公司对其家属提出赔偿告诉,继而掀起严重的议题。


        由于一、二审时家属皆认同照护过失,因此最后判决死者九十一岁的妻子必须对JR东海铁路公司支付赔偿金。


        如果最高法院也做出同样的判决定谳,无疑地,全日本的失智症患者将面临此后被彻底禁闭在家中的命运。这怎么可以呢!


        像这种因为失智症患者引发的损害事故,应当不是由家属进行赔偿,受害者(?#26223;?#20363;中为JR东海铁路公司)应向社会性的赔偿制度求偿才对。


        除了外出之外,日本对高龄者的行动还有许多其它的限制。


        例如有些医院,碰到长期卧床的高龄患者会有剧烈身体动作?#20445;?#20250;用?#32487;?#23558;他们的身体或手?#34384;?#22312;床?#24178;稀?/span>


        医院常会有这类解释:乱动时脚卡进床栏里,有可能会骨折、一?#24184;?#24739;者的安全为优先。


        相比之下,瑞典的国民却愿意承受一定的风险,以换取身为人的基本自由。


        民族?#38498;?#31038;会观念的不同,也如此鲜明地反映在高龄者的医疗面上。



        ◆瑞典高龄者的医?#26420;?#31119;祉


        瑞典在1992年曾进行保健福祉改革。这是因为整个社会?#20302;?#37117;面临高龄化及金融危机,社会保障?#26222;?#22823;为吃紧的关系。


        其改革的目的在于解除住院普遍化的问题以及提高高龄者的生活?#20998;省?/span>


        保健福祉改革最后将医疗划分给政府负责,而社福、福祉院所则交由各?#23567;?#20065;、镇负责,当时约有五百四十间长期照护院所转型为照护之家,改由各地方?#23567;?#20065;、镇?#20302;?#36127;责管理营运。


        当患者在医院的治疗告一段落后,各地方?#23567;?#20065;、镇公所不得不尽快为患者找到适当的收容院所,因为当患者迟迟不出院,自第五天开始,医疗费用规定必须由各地方?#23567;?#20065;、镇公所负担。


        这样一来,各地方?#23567;?#20065;、镇公所自然会加快速度为患者?#25165;?#20986;院。


        此外,患者的住院时间也比日本短很多,心肌梗塞大约五天、乳癌或骨折则在手术当天就会出院移往照护机构。


        但也因此,形成许多复健不完全而落入轮椅生活、检查不完全等各种问题,照护之家在无形间也被迫背负原本医院负责的?#27573;А?#22612;克曼医师严肃地说着。


        在瑞典,入住照护院所的高龄者,通常?#19981;?#22312;同一机构中进行安宁照护。并不像日本一般,视病况移送到其它院所或医院。


        例如发生肺炎?#20445;?#24739;者通常只会服用院所内驻院医师开立的内服药。视症状轻重,在日本的做法下原本有痊癒机会的患者,很有可能在欧美的疗养院中会撑不过去。


        不过少、也不过多的医疗环境是所有人的理想,而医疗环境则取决于该国本身的医疗制度,想要实现理想的医疗可?#30340;?#19978;加难。


        瑞典的高龄者医疗可能介入得太少,但也有其优点所在。譬如瑞典就不可能出现日本那样将患者绑在病床上的景象。


        在人生接近终点、已不再进食的人,医院也不会用点?#20301;?#32463;肠道营养干涉,患者就以自己能吃得下、喝得下的量为主,让生命依循自然的脚步逐渐枯萎、回归。和我国(日本)可说是对照组。


        当入住者过逝后,医师也没有必要火速赶到现场,遗体会保管在照护院所中二至三天,医师在这期间内过来确认死亡开立证明即可。



        原本我心想,瑞典不做?#29992;?#21307;疗,所以平均寿命想来会比日本短,在经过调阅普查资料后发现,2012年瑞典平均寿命为81.7岁,日本为83.1岁,意外地,落差远没有想像中大。


        也就是说,日本在各阶段极力进行沉重的临终期医疗及?#29992;?#25514;施之后,寿命也不过就延长了一年半而?#36873;?/span>


        我们总认为瑞典是高社福环境的社会,但在高龄者身上似乎并不通用。


        在高龄者不断增加的社会中,高龄族群的照护预算?#24202;?#20572;地在削减。其原因就在于高龄者的生活环境与健?#25285;?#24182;非国家的首要优先目标。


        途经一所老人安养之家,院里正在为一名九十六岁的女性入住者庆祝生日。


        当时塔克曼医师说:在瑞典入住安养院,必须是病情已经进展到分不出是住在家里还?#21069;?#20859;院里的患者。说实话,这位患者来得太早了。如果这个等级的人也能入住的话,?#21069;?#20859;之家马上就会爆满了。


        落实入住资格的审查制?#35748;拢?#29790;典的失智症家属协会曾相当不满地公开抨击:失智症患者几乎永远进不了公立照护院所,对居家照护失智症患者的家属来说是一种过重的负担。


        我原本以为这里是一个高社福的国家,令人意外。?#23548;?#19978;,八十岁以上高龄者入住照护院所的比例下降颇多,自1980年的28%,下降至2014年的14%。


        除了社会福利预算削减之外,为了能在熟悉的环境裡生活,高龄者照护的趋势已由移居至院所改为居家照护。


        但是,社会需要照护院所、有许多老人殷殷期?#25991;?#24471;到照护服务,仍是不争的事实。


        我们夫妇定居的北海道有许多高龄者照护院所,除了特别照护老人院之外,失智症患者只要病情不至重度,稍加等候就能够获得入院资格。


        意外地,日本的高龄者社会福利反而发达许多(当然日本也有很多都市并不具备如此完善的资源)。


        2007年在斯德哥尔摩见习的期间,失智症照护收容机构很少是独栋建筑,大多都是在一所庞大照护机构中的一角。因为独栋建筑的经济效率太差。


        日本的社会高龄化发展迅速,高龄族群日益膨?#20572;?#21307;疗费用与福祉预算的不足已可预期。趁现在还用一定的预算完善高龄者医疗及福祉?#20445;?#24517;须加快脚步?#24515;?#20986;未来的应对之策。

        死亡有一万?#35753;牛?#20320;在哪?#35753;?#21069;谢幕

        巴金:长寿对我是一种?#22836;!?/span>


        著名作家巴金最后的6年时光,都是在医院度过的。这6年里,他以院为家,整天躺在床上,过上了有口难言的日子,默默承受着“语不能?#28020;?#30340;悲哀。


        (图为巴金)


        因为气管切开和?#20004;?#26862;氏病的折磨,他不能自?#33322;?#39135;而靠鼻饲。


        为了吸?#25285;?#25554;管长期插在鼻子里,嘴合不拢,下巴脱了?#30465;?#21518;来还做了气管切开,用呼吸机呼吸使呼吸道畅通。


        巴金想放弃这种生不如死的治疗。可是他没有了选择的权利


        周围的人对他说,每一个爱他的人都希望他活,巴金不得不?#30475;?#31934;神表示再痛苦也要配?#29616;?#30103;。


        但巨大的痛苦使巴金多次提到安乐死,被拒绝后他还向家人发过火,说不尊重他。


        巴金还不止一次地说:“我是为你们而活。”“长寿是对我的折磨。


        朱正纲:医生们,肿瘤患者们,请不要开刀,开一个死一个


        “不要再开刀了,开一个,死一个。”2015年起,原上海瑞金医院院长、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朱正纲,开始去“拦刀?#20445;?#20182;在不同的学术场?#32454;?#21307;生们说,不要轻易给晚期胃癌患者开刀。



        按现在的普遍认识,手术切除是这类患者的最后希望。


        “先把大山(肿瘤主体)搬掉,再?#27809;?#30103;、放疗等把周围的小?#37327;?#28165;理掉一样”。


        到今天,这种治疗观念已深植于全国大小医院,晚期病人跑到医院里,来一个,就开(刀)一个。


        可怖的是,就跟踪一年看,晚期病人开刀后没多久就复发了,生存期很短。


        因为晚期肿瘤扩散广,转移灶往往开不干净,结果在手术打击之下,肿瘤?#28304;?#30340;免疫?#20302;?#21463;到刺激,导致它们启动更强烈的反扑。


        近两年国外在肿瘤治疗方面,已经提出的?#30333;?#21270;治疗”新概念,就是先?#30333;?#21270;”肿瘤,把大肿瘤转成小肿瘤,把晚期肿瘤转化到中期、甚至早期,然后再开刀,达到手术切除甚至根治的结果。


        现在已经有转化治疗后,患者生存期都达到一年以上,生活质量也都不错的案例了


        现在朱正纲现在更愿意称自己是“肿瘤医生?#20445;?span class="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color: rgb(172, 29, 16)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外科医生更关注开刀漂不漂亮,拿不拿得下,肿瘤医生则更关注患者到底能活多久,活得好不好,这有本?#26159;?#21035;。


        “我不知道我能拦下多少刀。”朱正纲神色凝重地说。


        罗点点: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,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!


        罗点点是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。60多岁的她曾做过12年医生,见识太多死亡。


        有一次,她与几个医生朋友聚会,谈论起死亡:“我们不希望在ICU病房,赤条条的,插满管子,像台吞?#19968;?#22120;一样,每天吞下几千元,最‘工业化’的死去。”


        几个朋友开玩笑,要不要弄一个俱乐部,?#23567;?#19981;插管俱乐部?#20445;?#20020;终?#26412;?#19981;过度抢救,让身体自然死去。


        最后,十几个爱说笑的人在一间简陋的老人公寓,嘻嘻哈哈地宣告俱乐部成立了。


        (图为罗点点)


        直到有一天,罗点点无意在网上看到一份名为“五个愿望”的英文文件。


        “我要或不要什么医疗服务。”


        “我希望使?#27809;?#19981;使用支持生命医疗?#20302;场!?/strong>


        “我希望别人怎么?#28304;?#25105;。”


        “我想让我的家人朋友知道什么。”


        “我希望让谁帮助我。”


        这是一份美国有400万人正在使用的叫做“生前预嘱”的法律文件。


        它允许人们在健康清醒的时刻,通过简单易懂的问答方式,自主决定自己临终时的所有事务,诸如要不要心脏?#27492;鍘?#25554;气管等等。


        罗点点开?#23478;?#35782;到:把死亡的权利还给本人,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!


        她说:“我在想会不会有一个好的办法,让我们在生命最后的这一段时间,不要那么痛苦,不要那么惊慌失措,不要受那么多的罪。


        罗点点更希望人们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去面对死亡——尊严死。


        所谓尊严死,就是指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,放弃人工维持生命的手段,?#27809;?#32773;自然有尊严地离开人世,最大限度地减轻病人的痛苦。


        2006年,罗点点试图借助网络舆论的传播,推广“生前遗嘱”和“尊严死”。


        她期望人们在?#39592;?#37266;?#26412;?#20889;下预嘱,万一将来到了生命末期、没有恢复期望?#20445;?#25764;出维持生命的医疗措施,使自己自然地、有尊严地死亡。


        她给网站取名为“选择与尊严”。开国元帅?#20081;?#30340;儿子陈小鲁也加入这个团队。


        他回忆,父亲病重到了最后时间,已经基本没有知觉了,气管切开没法说话,全身都是插的管子,就是靠呼吸机输液强心针来维持。


        “只是在维持生命,他本人很痛苦,我们也很痛苦。”


        “我当?#26412;?#38382;了一句,能不能不抢救了?但医生问,你说了算吗?你们敢吗?”


        陈小鲁无言,这成了他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。


        医生选择如何离开人间?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,但那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方式


        2011年的11月23日,一篇名为《医生选择如何离开人间?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,但那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方?#20581;?#30340;文?#25314;?span class="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line-height: 25.6px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在美国社会和医学界引起了轰动和辩论。作者是一名医生,叫肯·穆尤睿(Ken Murray)。


        文章很简单,肯·穆尤睿回忆说,就在几年前,一位名叫查理的非常有名望的骨科医生发现得了?#35748;?#30284;。


        给查理做手术的医生是个高手,不但医术精湛,还发明过一种特别的治疗方法,可以把?#35748;?#30284;患者的5年内存活率,从5%增加到15%,即:提高3倍!


        当然,其生活?#20998;?#20250;在医疗过程中大受伤害,用咱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,遭罪是免不了的。


        然而,查理却拒绝了这位名医的治疗方案。第二天回到家,他关掉了自己的诊所,从此再也没有去过医院


        查理把时间全用在了?#22270;?#20154;一起享受人生的最后时光上,尽可能地找到最惬意的感觉和状态。


        他完全没有做化疗?#22836;?#30103;,也没有再做任何手术。


        几个?#20081;院螅?#26597;理在自己的家里病逝,亲人们都陪伴在他的身?#28020;?strong class="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在生命的数量和质量之间,查理选择了质量。



        查理的选择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:虽然为尽天职,医生们不遗余力地挽救病人的生命,可是当医生自己身患绝症?#20445;?#20182;们选择的不是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——为自己使用最昂贵的药和最先进的治疗手段。


        恰恰相反,他们作为一个特定的群体,却选择了最少的治疗


        原因正是医生们的专业训?#32602;?#35753;他们深深明白药物和手术的局限性,以及它们给患者带来的生活?#20998;?#30340;摧残和巨大的痛苦。


        他们在人生的最后关头,集体选择了生活?#20998;剩?/span>


        很多美国医生重病后会在脖上挂一个“不要抢?#21462;?#30340;小?#30130;?span class="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line-height: 25.6px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以提示自己在奄奄一息时不要被抢救,有的医生甚至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。


        这样‘被活着’,除了痛苦,毫无意义。


        然而颇具戏剧性的是,我们常常选择了痛苦而昂贵的抢救,徒劳地试图?#26377;?#20146;人将逝的生命;


        而掌握了最丰富医学知识?#22270;?#26415;手段的美国医生们,却为自己选择了最好的临终方式:呆在家里,用最少的药物和治疗来改善生活?#20998;剩?#32780;不是延长生命!


        真是太震撼了!


        当面对不可逆转、药石无效的绝症?#20445;?#33521;国医生一般建议和采取的?#33108;?#21644;治疗。


        经济学人发布的《2015年?#20154;?#20129;质量指数?#20998;?#20986;:英国位居全球第一,中国大?#33050;?#21517;第71。


        什么是死亡质量?就是指病患的最后生活质量。


        英国为什么会这么高呢?是因为当面对不可逆转、药石无效的绝症?#20445;?#33521;国医生一般建议和采取的?#33108;?#21644;治疗。


        上世纪70年代,缓和医学在英国成为一门医学专科。


        英国建立了不少缓和医疗机构或病房,当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经无法治愈?#20445;?#32531;和医疗的人性化照顾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基本人权。


        世卫组织提出的“缓和医疗”原则有三:


        1、重视生命并承认死亡是一种正常过程;


        2、既不加速,也不延后死亡;


        3、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的办法。


        缓和医疗既不让末期病人?#20154;潰?#19981;建议他们在?#38750;蟆?#27835;愈”和“好转”的虚假希望中苦苦挣扎,更不容许他们假“安乐”之名自?#20445;?#32780;是要在最小伤害和最大尊重的前提下让他们的最后时日尽量舒适、宁静和有尊严


        刘端祺:死亡就像一面镜子


        中国的死亡质量为什么这么低呢?在最后的日子里,病人常常得被动地接受这样的“待遇?#20445;?/span>


        一是过度治疗。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。


        另一个极端是治疗不足,也就是说,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适直到死亡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解?#36873;?/span>


        尤其是前者,最让人遭罪。


        ?#26412;?#20891;区总医院原肿瘤科主任刘端祺,从医40年至少经手了2000例死亡病例。


        在那些癌症病人最后的时刻,刘端祺听到了各种抱怨。


        有病人对他说:“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,现在我才琢磨过味,原来这?#24471;?#20070;上的有效?#20160;?#26159;治愈?#30465;?#20026;治病卖了房,现在?#19968;?#26159;住原来的房子,可房主不是我了,每月都给人?#21307;环?#31199;,我死的心都有。”


        刘端祺记得有一位病人在博客里写道:“虽然医生天天加班,手机一刻也不敢关机,是很累,但你们不能理解我们生命被延长后的苦?#28020;?strong class="" style="max-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能不能放下你们冰冷的?#37117;簦?#25918;弃你们职业性的套话,人性化一点,?#22836;?#19968;点亲切和温馨,问问我们真正需要什么?比如,过问一下我的痛和苦、我的妻和母、我的生和死……”


        对那种“生命不息,化疗不止”的观点,刘端祺一直持反对态度。


        刘端祺说,整个医院,他最不愿意去的就是ICU病房,尽管那里展示着最先进的设备。


        在那里,他分不清?#28595;?#26159;人,还是实验动物”


        有时候,刘端祺会直接对一些癌症晚期的病人说:“买张船?#27604;?#20840;球旅行吧。


        结果病人家属投诉他。没多久,病人卖了房来住院了。


        又没多久,这张病床就换上了新床单,人离世了。

        tags: 老人 返回顶部
        推荐资讯
        视频:田?#36884;?#35762;关节不痛的秘密、膝关节拉筋法
        视频:田?#36884;?#35762;关节不
        白露到了,你还好吗?
        白露到了,你还好吗?
        尿?#26420;?#26029;食
        尿?#26420;?#26029;食
        给风疹反复发作女孩的药方(组图)
        给风疹反复发作女孩的
  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栏目更新
        栏目?#35753;?/strong>
        1. 抗衰防老方1
        2. 抗衰老,民间常用的抗衰防老方二
        3. 民间常用的抗衰防老方
        4. 抗衰防老方4
        5. √ 为什么在欧美没有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?
        6. 抗衰老,一世容颜长不老方
        7. 抗衰防老方6
        8. ?83岁老中医万承奎:不吃晚饭会怎样?这个结论
        9. 抗衰防老方9
        10. 民间抗衰老偏方(二)
        时时彩单期计划软件
        <dl id="wlinv"><menu id="wlinv"><thead id="wlinv"></thead></menu></dl><sup id="wlinv"><pre id="wlinv"></pre></sup>
        <em id="wlinv"></em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wlinv"><meter id="wlinv"><video id="wlinv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wlinv"><ins id="wlin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wlinv"></dl>
              <dl id="wlinv"><menu id="wlinv"><thead id="wlinv"></thead></menu></dl><sup id="wlinv"><pre id="wlinv"></pre></sup>
              <em id="wlinv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wlinv"><meter id="wlinv"><video id="wlinv"></video></meter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linv"><ins id="wlinv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wlinv"></dl>